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卤水肥肠
卤水肥肠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卤水肥肠


周大厨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两点,我把安放在我的大铁床上,大铁床是我自己设计的,里面有很多机关,比如床板可以任意角度的倾斜,再比如脚这里的床板可以翻开,下面是水沟,可以让血或水从那里流走,或者象我现在这样用四个铁环拷住安的手和脚,使她不能过分挣扎。我脱去她的衣服。安是属于那种非常丰满的女人,她的小腹圆鼓鼓的涨着,皮肤白白的,就象豆腐一样。我用手轻轻的揉搓着她的肚子,非常的嫩非常的软,我感觉到隔着她的肚皮的热乎乎的肠子在扭动,甚至我觉得如果用力可以就这样把她的肠子揉碎。安在我的揉搓下,啊~啊~的发出浪荡的叫声。

我怜惜的看着她,说:「会很疼的,你要忍住啊。」

安柔顺的说到:「我会的,我一定尽量不叫出来的。」

「那我先开始给你灌肠了哦。」

不能在拖延时间了,晚上会有好多的客人在等着呢,我让助手拿来了水管,管子的另一头连着一个很大的容器,里面装着的是稀释后的洗剂。我把细长的管子插入安的菊洞,一直深入有10多公分。助手打开了伐门,洗剂开始流进安的肚子里,没多久时间安的肚子就开始膨胀起来,安忍不住哼了一声,我看了一眼她痛苦的表情,安慰道:「放松些,会比较不疼的,为了让你的肚子干净,我一定要多加些去污剂的啊。」

安懂事的点点头,喘息的说道:「我知道的,我不会怪你的,可是真涨啊,啊~我的肚皮要涨破了,啊~我不行了,快停停吧。」

这时她的肚子已经大的象要快生产的孕妇了,我让助手关掉伐门,把管子上的肛门栓顶了上去,然后把管子拔了出来。

「我要让洗剂充分的溶解肠子中的污物,所以暂时不能把肛门栓取出,知道么?」我告诉安说。

这时的安已经说不出话了,她勉强冲我点了点头,然后困难的呼吸着,由于肠子里面灌的很满,她全身都疼出了汗,雪白饱满的肚皮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着,汗水汇集到她深圆的肚脐中,象一汪泉水,而痛苦使得青筋都暴了出来,蹒跚在她滚圆的肚子上。

我两只手扶住安的肚皮,用力的摇晃,并使劲的按来按去的,为的是洗去她肠子里面的宿便。「啊~不要啊~别按了啊,肚子~肚子要炸了啊,我不行了,
真的不行,我的肠子就要炸开了啊~」安再也忍不住的惨叫到。

我又继续晃动着她的肚子,然后拔掉了她下面的栓子。

哗的一下,黄褐色的水流带着肥皂泡泡涌了出来,流到了铁床下面的水沟里,我再用力的在安的肚子上挤压着,帮助粪水从她肚子里流出。而安只能无力的躺在床上哼哼着。

「里面实在太脏了。」我挤着她又恢复柔软的腹部说道:「我们还要在冲洗一次啊。」

不等安反应过来,我再一次把水管塞入她的体内,只是这次射入的是清水。
的确如此,为了让所有的女人的肠子养的丰满肥嫩,我们给她们吃的都是特定的饮食,为的就是使她们能在最快时间内可以供我烹饪,所以绝对没有让她们停止饮食,这样安的肚子里当然全都是粪便罗,但这样就增加了我们清肠的工作。不过只要可以提供客人们最美味的食物,我们的辛苦也是值得的。

我正想着时,安的肚子又一次膨胀起来,在水的推动的作用下,肠子在肚皮下面唧咕唧咕的滑动着,肚皮也撑的晶亮透明的,依稀可以看到粗的象蟒蛇的肠子在安的大肚子里推推搡搡。安这次安静了很多,在巨大的肚皮要被涨破的痛苦中,嘴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,只有呼吸的力气了,而肚子在急促的呼吸作用下一上一下的剧烈伏动,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了。我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了,如果再不采取措施,那她马上就会晕死过去了。

我帮她顶上了肛门栓,拔下水管,让助手取来兴奋剂帮安注射了一支。这是我们研制的特殊兴奋剂,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注射一些,马上就可以恢复意志。果然,安的眼睛又开始有了光彩,只是疼痛立刻使她惨叫起来。我没有时间怜香惜玉,一跃上床,用脚猛踩她的肚子。肚子象球一样的硬,我用力的踩着,让水在安的肠子中来回流动,好带走所有的污物。安的惨叫从响亮到低声的呻吟。我脚下感受着女人肠子的蠕动,再次让助手拔掉了肛门栓。

这次涌出的水已经干净很多了,不过还是有些浑浊,没办法,她的肚子太脏了,我知道还需要在清洗一次,不过不是现在,还要在等会儿。我踩空安肚子里的水后,跳下床,用手一边轻轻揉搓她冰凉柔软的小腹,一边疼惜的对她说:「准备工作差不多了,接下来会更加的疼痛,可是没办法,一定要保持你身体的新鲜,所以我现在不能马上让你死去的,懂么?」

安的眼里含着泪水,疼痛让她几乎失去意志,可是在我温柔的抚摩和轻声细语下,她还是坚强的对我点了点头。「那我开始了哦。」

助手拿来了一把5公分长的锥子,这是我专门用来刺穿肚皮用的锥子,因为如果太长就有可能刺伤神经,那么就不能感觉疼痛了。我一边用左手用力按揉安的肚子,右手握住锥子顶在她的肚脐上。安的肚子原本就比较肥,脂肪很多,加上现在肠子已经清空,所以越发的感觉柔软,无论我多用力的挤压,她的肚子都好象完全承受了进去,毫无反抗之力。安在我的爱抚下,半闭着眼睛,非常舒服的样子,鼻子「哼~哼~」的呼出团团热气。

安的皮肤真的很好,洁白、细腻,由于被清水的洗涤,又透出玉一样的光彩。一涡深圆的肚脐,恰到好处的点缀在肚皮的中央。而我的锥子正要无情的撕裂她最美丽的肚脐,我右手一用力,哧的一声,坚硬的钢铁毫不费力就穿透了女人的肉体。安「啊」的一声,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,我还给她一个镇定的微笑。右手没有停顿,直接把锥子捅到最深出。安的肚脐非常配合的紧紧咬住锥子,好象不愿意把鲜血放出来一样。我拿锥子使劲在安的肚皮里面搅动,她的肠子好象是浸了水的棉花一样,很有韧劲,我要很用力才能搅动起来,手有些酸了。肠子的牵动使得安象一只受伤的小动物,为了摆脱疼痛,她拼命挣扎,扭动着肚皮。其实那样只是起到了反作用,因为好象是她自己使劲扭摆,来配合我搅混她的肚子。我以安的肚脐作为支点,用锥子在她的肚子里面来回画着之字,锥子在肠子堆里滑过来、又滑过去,同时也把肚肚肠肠推过来、挤过去。肚脐上的伤口被锥子撑开来了,血泊泊的从伤口中流了出来。可以想象她的肚皮里面已经是一塌糊涂的混乱了,肚肠互相牵拌,混合着血液,随着我的搅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。
安的脸痛苦的扭曲着,泪水滑下了她的脸庞,疼痛使她张大了嘴,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,血沫沿着她的舌根溢了出来。她的两条腿抖的就象涮子一样,映着肚皮上的鲜血,腿显得那么的白,随着抽搐和抖动,异样的晃眼。

我左手扶着安的肚皮,右手把锥子稍稍抽出来3公分,然后再用力插进了她的肚子,一下、一下,我不停的用锥子顶着安肚脐上的伤口,朝不同的地方刺进安肚子里去。肠子太有韧劲了,有时候锥子好象顶在肠子上,又滑了开去,有时候却插进了肠队堆里,很难拔出来。我就这样用锥子在安的肚皮里一边翻搅一边刺插。从表面看,安只有肚脐上一点点的小伤口,可是我知道肚子里面已经被我刺的乱七八糟了。里面的肠子一定已经千创百孔了。

安的肚皮又涨开了一些,那里面是大量的内出血和混合着血液的被刺破的肚肠。安无助扭动的肚皮伴着我锥子的抽插,一起一伏好象在跟着节奏伴舞。而她肚子里面,浸在血液里的肠子发出的叽咕叽咕的声音又好象在给我伴奏。肚脐就象一座美丽的喷泉,随着锥子的上下和我左手的挤压,一波一波的喷出鲜红的血。肚子里面实在太乱了,肠子都穿刺的差不多了,我知道,再不停下的话,安会死的。我拔出了锥子,随着锥子的一下子拔除,腹腔内压压迫着血液瞬间飚了出来,一直喷到有1米左右高,紧接着一片黄红色的腹腔内膜,迫不及待的跟了出来,这是大网膜,原本它的作用是腹腔的保护者,隔离腹内的脏器,使其不受外界细菌的污染。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它了,我紧紧拽住从伤口露出来的腹膜,把它象一块抹布一样从安的肚皮里拉了出来,同时带出的腹部的大量内出血,象小河一样从肚脐中涌出来。接着有一小段肠子从肚脐的伤口中探出头来,堵住了血液的外流,可是还有一丝一丝的血从堵着的伤口出嗤嗤的冒出来,内出血并不会因为肠子堵塞伤口而停止。

我让助手拿来了一支止血针,帮安注射入体内,这种新开发的止血针,医学上并不使用,因为它只是破坏伤口的血液循环,使伤口在几小时内不再流血,而药效过后,伤者的伤口就会迸裂并无法再止住,伤者也会因此流血不止而死。但安无法再继续活在这世上,我只要她的伤口在数小时内不再出血就好,因为她在被吃之前必须不能死,必须是新鲜的,之后她将要永远的进入别人的肚子里。
果然,肚皮的伤口不再出血了,可安的两条白晃晃的腿却抖动的更加厉害了,那是因为太疼了,肠子撕扯的痛,没有什么人是可以忍的住的吧。我不禁非常的佩服女人的忍痛能力,我想如果换作我可能早就忍耐不住了吧,我一定会大喊大叫或早就昏死了吧。女人每月的疼痛和生孩子的疼都能忍住,而象安这样接受我处理每个女孩都表现出做女人的坚忍,她们痛苦的流泪、困难的喘息、徒劳的挣扎抖动,最终默默接受,看着男人们享用她们。我为了这个世界的女子而悲哀。可我作为男人无法保护她们,眼看着她们接受死亡,还要亲自处理她们,而还不能给它们一个痛快,却同样是我的悲哀。

我抚摸着可怜的安,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着,可是体内却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冲动。雪白的肚皮上沾满血渍,原本是肚脐的地方开了一个血洞,内出血虽然已经止住,可腹中还有积血不停的流出,受伤的肠子好象无视主人的痛苦,还凑热闹似的撑开伤口往外挤。眼前的情景冲击我的肾上腺,我的下面快要爆开似的涨起。我爬上床,掏出我的阳具,从她肚脐的血洞中插了进去,她的肚子里面好烫啊。肠子立即紧紧的裹住了我的宝贝,肠子又软又韧,随着我的抽插在腹腔里挤挤搡搡,积血也一股一股的涌出来,真是天然的润滑液,我铁硬的宝贝冲击着热乎乎的柔肠,带给我无限的快意。安的肚子也配合的随着我的抽动而起伏着,我双手爱惜的揉捏着,那么的柔软。安的表情已经不似原先的痛苦,朦胧的眼神中,我分明看到了一种爱和渴望。在安的滚烫柔弱的肚皮里,我尽情的享受着,快感一直上升到最高处,终于在我一阵疯狂的抽插后,把我的精华射入肚子的最深处。
擦干净我身上的血迹后,我看见安虚弱的看着我,嘴巴一张一合,好象有话要和我说,我把头凑到她嘴边,只听她费力的说:「求~求你,快~快些~让~
我死~死吧,好疼~疼~啊~死啊…死…。」

我知道我越是慢就越是增加她的痛苦,我要尽快动手,可是安又怎么知道,她的痛苦还要再继续很久才会结束,她要在今晚的聚餐上成为食物,而之前她是不可能死去的,而她死之前她的痛苦也绝不会减少一分一毫的。我又怎么忍心告诉她呢,我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。

我把堵在安肚脐上的肠子往肚子里推进去,把安肚皮里的积血使劲的挤出来,随着我的按动,血一泊泊的流了出来,调皮的肠子总是被压力挤出伤口,还好伤口不是很大所以只是探出了一点点,我用2个手指塞住肠子,不让它钻出来,继续按压着,直到流血越来越少。

我让助手帮我按住安抖动的腿,再次把灌肠碰嘴器,塞入安的下体内,随着清水的流入,肚皮迅速的涨大起来,由于我用锥子刺破了肠子,流水顺着肚肠的破洞流入了腹腔里,并且由于肚脐上的开洞,流水有了宣泄的地方,血水从肚脐的伤口不断涌出,所以肚皮不会被涨的要爆开,只是总是有变的非常肥大的肠子想要挤破肚脐的伤口,跃出来,我用手指把它推了回去。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用锥子代替匕首刺肚子的原因,因为用匕首的话就会割断肠子,那么象现在这样冲洗的时候,断肠碎肠就会被被水压和腹压挤出肚子,而且塞不回肚皮里去了。而用锥子只是刺破了独肠,肠子没有断,还连在一起,就很容易塞回到肚皮里。现在源源不断的清水从安的下体灌入,再变成肮脏的血水从肚脐里流出,洗涤着她的肚肚肠肠,把里面残留的血水和精液和污物全都冲出。一直到肚脐里流出的也是非常干净的清水后,我让助手拔出了安体内的管子。清水哗的从下面喷了出去。
安已经无力抖动的双腿,歪歪扭扭的搭在铁环里,肚子也无力扭动了,只是跟着微弱的呼吸蠕动着,肚脐泊泊的往外冒水。看着她惨白惨白的大腿和肚皮,我体内突然涌起了一股暖流,我跳上铁床,用一只脚睬住她的肚脐,往肚子里面用力一踏,原本缓缓流出的水,在我踩踏下,变成里一股水柱,直射我的脚心,痒痒的感觉直冲我大脑。我索性扶住助手的肩头,另一只脚也踏上了安的肚皮,两只脚轮流踩踏在安的肚子上,她的肚子是那么的惨白、那么的柔嫩,感觉就象踩在了海绵垫子上,却又比垫子更有弹力,年轻女子的小腹是如此奇妙,又有弹性又柔软。肚子里的水在我的压迫下,逃命似的从安的下体和肚脐蜂拥而出。纸一样白的肚皮肉开始变红。一直到从她的体内再也挤不出一滴水来,我才从安的肚子上跳了下来。

再看安,她的肚皮已经完全被我踩扁了,肚肚肠肠里由于没有水分,使的腹腔内凹,可怜兮兮肚皮肉干瘪瘪的陷在腹腔里。她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,嘴巴半张着,舌头软软的歪搭着,嘴唇和舌头也变的白的和她的牙齿一样,嘴里已经只有呼气没有进气了。我的助手适时的拿来了兴奋剂,第一支注射进去,毫无反映,再打一支,还是没用。我急了,你可千万别死啊,我是艺术家,我不是屠夫呀,我是要拿你做最漂亮的美食的,你要是死了,我还怎么带你去见客人啊,我一边抚摩她冰凉的肚子,一边祈祷着:快活过来,刚才是我太冲动了,可是那样的你实在是太美了啊,我忍不住了啊,你知道你给了我多大的快乐吗,你可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死去啊。第3支镇静剂注入后,谢天谢地,安变的灰白的眼珠开始恢复黑色,并转动了一下,随着呼吸,肚子又开始缓缓蠕动起来,双腿又神经质的抽搐起来,她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:「啊~疼~疼~啊~疼~啊~死呀~
死~」

我一直不停的抚摩着安的肚皮,用我的手给她温暖,我说:「对不起,安,我不得不救活你呀,如果你现在就死,你就是不新鲜的食物,没有人会喜欢你的,你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白费啊,你不要怪我好么。」

安的脸因痛苦而扭曲,当她听到我的话后用尽全力给了我一个温柔的微笑,但立刻,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眼眶中滑落。兴奋剂恢复了她的精神和感觉,疼痛再次袭来,肚子痉挛着,一段白花花的肠子从死灰色的肚脐洞口中滑出,毫无生气的耷拉在肚皮上,我轻轻的把它塞了回去。

启动床头的机关,原本锁住双脚的铁环松开了,而锁住双手的铁环缓缓向上移动,把安直直的钓了起来,一直钓到铁床的中央的上空,双腿由于失去了束缚,神经质的在空中抽动。双手被钓住的雪白赤裸的身体,在空中徒劳的扭动。我开动床上空的淋浴器,冲洗着安身上的血污和汗水,把她从上到下的每寸肌肤都洗的干干净净。冰冷的水刺激着她的肌肤,同时使她的意志更加清醒,疼痛更加的明显了。嘴里发出象动物一样的「呜噜,呜噜,」的叫声,不过她的肢体语言更加丰富。她双腿抖动,肚子痉挛,胸部抽搐,浑身都因痛苦而扭动,肠子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,又从伤口中溜出了一小部分,垂挂在小腹上面晃晃悠悠的。好象是迎着痛苦而跳的一支美丽的舞蹈。

我拿起一条干毛巾,拭去她身上的水珠,再次启动床头的机关,解开双手的锁环,把安平放在床上。她肚皮上上堆着的白花花的肚肠,它们雍懒的挂在肚皮上,随着肚皮的呼吸,不知羞耻的蹒跚、扭动、展示自己。我再次把肠子塞进灰白色软塌塌的肚脐洞口,并用手指扣了进去,把伤口稍稍拉开并提起来,接过助手递来的特制调味品,从伤口口里塞了进去。安挣扎了一下,没有用的,她现在就象是一只柔弱的小猫,如何用力挣扎,对我来说也只是轻轻就能摆布。同时助手用栓子把她的肛门、阴道塞住,尿道用针钉拢起来,免得调料漏出来,再拿一颗樱桃堵住她的食道,现在安的肚子其实就象是一只袋子,其他地方都密封了,只有肚脐上的伤口是袋子的开口。我把所有调料从开口塞进去后,助手拿来一桶卤水,我把卤水桶一头接着的管子塞入安的开口,拧开开关,卤水顺着管子流入腹腔,原本干瘪的肚皮,因为有卤水的注入,又渐渐丰满起来。我一直等到肚子里所有的肠子都浸泡在卤水里后,才把管子抽出,同时助手迅速的拿一块胶布,贴在安的已经不能算肚脐的肚脐上,封住了伤口。这种特制可以粘住皮肉,防水防油,伤口被贴住后卤水就密封在安的肚子里面。

肠子经过撕扯、揉捏、刺穿、挤压后,得到卤水的滋润,现在贪婪的吸收着,安却要继续承受痛苦,调味料刺激着肚皮内的脏器,象火烫、象水煮、象刀割的疼痛,使安的肚肠在腹中翻江倒海的翻腾。虽然手上脚上绑着的铁环都解下,可现在被疼痛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安,已经完全没有挣扎的力气了,可是由于兴奋剂的作用,她的意识毫无迷乱,每一分的疼痛都真切的感受着。我把她抱在怀里,等助手在铁床上铺好被褥,再把她轻轻放在床上,她的皮肤比雪白的床单更显苍白,陷在柔软的被褥中,显的那么可怜无助。我拿过一条毯子,盖在安的身上,用无比温柔的声音,象对情人一样的对她说道:「再过一小时我们就要去见客人了,先乖乖睡一觉吧。

可我自己心里也非常的清楚,如此的痛苦,她又如何睡得着呢。安求助的看着我,眼中泪水淋漓,喉咙咯咯作响,她扭动着身躯,却无力翻滚,两条雪白的大腿,胡乱的蹬着,只是轻轻地扯动床单。双手努力的按住肚皮,却又徒劳的滑来滑去,非但不能减少肚腹痛苦,反而帮助卤水调料浸透肠子。我看着她的可怜模样,心里涌起无比爱怜,我隔着毯子把脑袋枕在她的肚子上,脸贴着柔软的腹部,透过毯子感受着腹部传来的柔嫩和温暖,鼻子里闻到的是卤水的香味,耳朵听到的是肚皮里的咕噜咕噜的美妙音乐,浸泡在液体里的肠子,不安分的漂动、推挤、翻滚。女人的肚子真奇妙啊,它永远都能给你最大的满足。现在这样拿它当枕头用,你永远都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了,柔软,有弹力又那么温柔,它不会拒绝,不会反抗,承受着你的重量和压力,给你的却是放松,并用肠子鸣奏出动听的声音,伴你入睡。我就这样枕着无尽的温柔,慢慢的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助手把我叫醒,我揉揉眼睛,一看,我已经睡了整整一小时了。再看安,她嘴唇微启,喉咙里已经没有了咯咯声,呼吸好象已经不是她自己的行为,只是空气不舍得她死去,而自己进进出出,维持着她的气息。脸上的痛苦表情已经变成木然,眼睛定定的看着我,可是没有焦距,我不知道她是否看到了我,还是已经神游天外。我冲她微笑道:「你看我睡了那么久,你一直陪着我啊,你都没有睡着么,还很痛吗?」

安还是木然,光洁的脸纹丝不动,象大理石雕刻的女神,她的眼皮微阖了一下,算是对我的回答。

我跳下床,掀开她的毯子,天哪,我看到的是怎么样的一幅美丽图画啊。安的两手无力的垂在身体两旁,双腿也不在抖动,只看到白白的长腿微微的叉开,可以看到下面的风情,两只小脚呈一种奇怪的角度歪耷着。微弱的呼吸,使她美丽的胸脯和肚子几乎看不到起伏,只有肚皮上的暴露青筋,蹒跚着微微蠕动。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,衬着雪白的床单,发出一种象玉石一样的光彩,只有肚皮上的皮肤不同,由于卤水的作用,原本惨白的肚皮,泛的出一种病态的黄色,从肚子的中央象四周扩散,似乎有些透明,象琥珀一样,隐隐可以看到肚皮里面的卤水流动,和肠子滚动。我伸出手,却又不敢碰她,只怕稍稍的用力就会毁坏了这美丽的作品。

我象看工艺品一样,忘我的欣赏着她的躯体,直到助手推来了餐车。我抱起安,轻轻放在餐盘里,餐盘是美人鱼型的,安躺在里面真的象一条美丽的人鱼。我撕开她肚皮上的贴布,卤水静悄悄的流了出来,肚子正中的伤口象死鱼的嘴,张的大大的,吐出肚里的水,可以看到里面白花花,又有些发黄的的肥肠。肠子好象已经被卤水煨烂,没有力量再挣扎出来,只能被卤水流出的动力,推来推去,最终安静的躺在肚子里面。等到卤水不再流出,我拣了一朵最美丽的大白菊插在肚子中央。在挑了一朵黄色的漂亮小野菊,放在安微微张着的小嘴上。都完成了,我再一次看了一眼美丽的安,对她说到:「这样的你真的是太美丽了。」

安涣散的眼神努力的集中在我的脸上,一秒钟,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,我分明能够读懂她给我的回答。助手推着餐车走进餐厅,我静静跟在一边,守护着安。
我们的出现引起了轰动,客人们蜂拥着围绕在餐车边,争相欣赏着安:雪白年轻的身体,肚子中央美丽的白色菊花,底下的皮肤,一种不可思议的病态的黄色向周围蔓延开来。乌黑的绣发,眼神迷离,小嘴衔着黄色的野菊,细长的双腿不经意的叉开着,流露出底下另人向往的无比美景。这样躺在美人鱼的盘子中,没有一丝瑕疵。好象天际坠落的仙女,又好象深海中来,找不到归路的人鱼。人们赞叹着,丝毫忘记了他们的目的她是他们要的食物。慢慢的客人们从惊叹中醒来,

「开始吃吧」

「肚子都饿了呢」

「好漂亮,真不知道从那里开始」

「卤水肥肠是周大厨的拿手好菜,大家要好好享用哦」

人们纷纷议论着,有人已经开始拿走了安肚皮中间的菊花。

我不忍心看着安的肠子被人家咀嚼,所以,退出了餐厅,躲在包房里休息,只听到餐厅里传来客人们的谈话。

「真香啊,好嫩,入口就化,肥而不腻,好吃啊。」

「你看,你看这个美女多漂亮啊,难得的是她居然还活着呢。」

「你们说,她能不能感觉到我们在吃她的肠子啊?」

「好吃,真好吃,我们下次还要来吃的哦。」

「笨蛋,周大厨料理女人肠子是最一流的,他还有很多其他的名菜呢,下次吃别的菜呀。」

过了会儿,老板进来了:「老周,客人们已经把肠子都吃完了,要送去烧烤了,你还去看看么?」

我立刻走了出去。当然,老板最清楚我的习惯,每次客人吃完肠子,这些姑娘就要被送去烧烤,那就意味着她马上就要死了,所以我都会去见她最后一面,和她道别的。餐厅里,安还是安静的躺在盘子里,她的肚子已经空空如也,眼神迷茫的注视着空中,好象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感觉,我温柔的抚摩她的头,对她说道:「相信我,今天你是最美丽的,让你这么痛苦,真对不起。」

安努力的聚集目光看着我,她嘴里的小野菊微微的抖动着,我拿起小野菊,居然看到安正朝我绽放出一给美丽的微笑。一刹那,我的泪水蒙上了眼眶,泪眼中我看到助手正推着盛着安的餐车朝厨房去。我梦游般的离开了餐厅,背后传来餐厅里的哗然。

「看到没有,她居然会笑」

「肠子都没有了,肚皮都掏空了还笑的出」

「天哪,太美了,周大厨真乃神人也」。

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把黄色的小野菊放在了烘干箱里,拿出来时,它已经变成了一朵小巧而精致的干花,我把它放在了一个美丽的玻璃瓶子里,那里装着很多很多,各色的美丽小干花,这是我的收藏。我把玻璃瓶子放在我的铁床边,铁床上的白色被单有些凌乱,那是刚才安留下的痕迹,我静静的躺在上面,感受着安的气息。安现在已经死了吧,已经被烤成金黄色了吧,这样可不好看呢,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爱吃女孩的肉体,我缀泣着。人们都叫我作周大厨,可是我不喜欢,我不愿是厨子,也不愿做屠夫,所以我不烹饪除肠子之外的任何部位。我一直自认为是个艺术家,我只喜欢女人的肠子,女人的肚子,我只想把它们变成艺术品,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庸俗的人要破坏我的艺术和我的梦想呢。

我拉过曾经盖着安的毯子,盖在了自己的身上,开始幻想着,剖开女人们的肚皮,让肠子流出来,让血染在肠子上,或者不剖腹,只是抽出女人们的肠子,拿在手里把玩,也或是把女人美丽的肚子开个洞,把手伸进去揉捏肠子,挤出血来,我在幻想中得到了高潮,我只喜欢这样。

你也喜欢这样么?你也喜欢女人血淋淋的肚子和血淋淋的肠子么?


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20-02-29更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