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女间谍姊妹1-5
女间谍姊妹1-5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女间谍姊妹


字数:9788字

女间谍姊妹(一)

夜晚八时,日本东京,帝国商业大厦。

「姐,我已经用电脑破解了这个软件的密码装置。你快点下载资料,离开这里。」

小月听着妹妹宝怡的指示,熟练地操纵着电脑,很快地萤幕上出现了「datatransferring」的字样。十分钟后,小月拿着手提电脑,离开帝国商业大厦。

宝怡一早驾着那辆火红的保时捷跑车等她。小月将电脑抛在车厢后座,一跃上车,坐在车头位置。车子立即呼啸而去。

她们是最出色的女间谍。妹妹宝怡自小便是神童,入读天才班,才十七岁便已读完大学。现在她拥有美国多间大学的电脑学博士学位。姊姊小月虽然不像妹妹一样强,但也是精英分子。她曾上过军校,身手比特种部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任何武术,她都非常在行。

本来这样的人才应该是造福人民的一群,但她们却选择了成为间谍。因为这个职业所带来的成就感和难度是她们梦寐以求的。殊不知,一个大灾难正等着她们。

当她们回到酒店房间时,电话突然响起,小月一手抄起,「喂」了一声。
另一端传来一把男性声线:「恭喜任务完成。辛苦了。」

小月面上微红:「有心了。你在哪里呀?」

男声笑道:「我在看着你妹妹呢!」

小月一看宝怡,她正开心地和对面大厦站着的一个男孩打招呼。那男孩叫清元,是宝怡的男朋友。但是,小月已经暗恋他很久了。他也是一个首屈一指的间谍。

宝怡抢过电话,和清元谈情说爱。小月瞧着,心中酸溜溜的,很不好受。
她躺在床上,盖了被,希望借入睡来解决妒忌。谁知,小月虽然闭上眼睛,脑海中却不断泛起清元的俊秀模样。想着想着,只觉得身体发热,乳头痒痒的,而且下体还有些想撒尿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小月以前也试过,她亦知道怎样去解决这些不快。她的左手缓缓移到她的乳房,轻轻的揉搓,她感觉到她的乳头正慢慢变硬。她的右手也没闲着,快速地移到下体,将湿淋淋的内裤脱下,用中指插进洞内,缓缓抽插。

这一切动作都是在被窝里进行,小月紧闭眼睛,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,宝怡只道她真是睡觉。小月嫌中指不能满足,将食指也插入。她的淫水将两只手指弄得湿透,阴唇皮也有些外翻。小月也越来越大力地搓揉自己的乳房,甚至捏得有少许痛楚。小月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。

宝怡终于放下电话,关灯上床睡觉。小月见妹妹已睡,便放心地发出细微的呻吟声,口中一边叫着清元的名字,手指的动作加快。最后,一阵畅快的感觉传遍全身,她紧咬着枕头,不敢大声淫叫,然后才抽搐一下,让下体自由喷射。
淫水浸湿了床单,小月在得到满足后。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突然,整个房间都光起来,小月下体一凉,被已被人揭开,赤裸的身体被一览无遗。当然,还有一床的淫水污渍。小月惊吓地一看,只穿着内衣裤的宝怡正看着她,对着她道:「贱姊姊,你竟然自慰?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这是小弟第一次自作小说,作得不好,还望各位前辈指正。希望各位写一下回应,好让我知道各位是否喜欢我的小说,以令我决定是否继续写下去!多谢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女间谍姊妹(二)

小月被宝怡如此质问,满面羞惭,嗫嚅道:「对……对不起。」

宝怡怒道:「你自慰不打紧,为什么要叫着清元的名字?」

小月更羞:「对不起,以后不会的了。」

宝怡冷笑道:「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行的。反正你自己脱光衣服,省得我动手。」

小月惊道:「妹妹,你想怎样?」

宝怡笑道:「我来帮姐姐自慰。」

小月越来越怕:「不,不要……」

宝怡已经将赤裸的小月按在床上,在她耳边道:「你这样喜欢清元,我这就叫他过来,好不好?」

小月紧张的道:「妹妹,不要,我什么都听你的,不要叫他来。我不可以让他看到我这样子。」

宝怡好像沉醉在这种虐待的气氛里,她抚摸着小月滑不溜手的肌肤,笑道:「姐姐的皮肤真滑。」

小月哭了起来:「妹妹,不要。羞死了。」

宝怡突然一巴掌掴在小月的面上,厉声道:「你这贱人也会害羞的吗?
你明知清元是我的男朋友,你还想他?」

小月呜咽的道:「我知错了。」

宝怡道:「你反转身子,我要打你的屁股。」

小月摇头,宝怡又是一巴掌,「你再不听话,我就叫清元过来。」

小月无奈,只有顺从地反转身子。

小月的屁股就像两座白玉丘陵,丰满而有弹性,小月的微微颤抖,更加添诱惑。宝怡慢慢地抚摸,并没有立即打下去。这样反而更令小月害怕,那种不知道何时会被打的感觉令小月紧张得难受。

小月哭叫:「妹妹,你要打便快点打吧!你这样,我很难受。」宝怡却没有理她,继续轻抚她。

突然,宝怡狠狠地在小月的屁股上打了一记,小月但听得清脆的「啪」的一声,屁股传来一阵剧痛。虽然知道会被打,但因为宝怡开始时的爱抚,这记突如其来的拍打令她出奇地痛。

她惨叫一声:「痛,好痛呀……停手啊!好妹妹,我求求你。」

宝怡听了,竟然非常兴奋。手掌不自控地向小月的屁股狂打,而且力度一次比一次重。后来,甚至打到她的手掌发痛。

小月这时已没有了做姐姐的尊严,不断的痛楚摧毁她的意志。她只想拼命哭叫,藉叫声减小痛楚。不一会,宝怡打得累了,停下来歇一会。看着小月红肿的屁股,宝怡有说不出的厌恶,向小月的屁股吐了一下口水。然后她用手指玩弄这些口水,将口水涂抹在小月的屁股上。

小月的屁股被打了一顿,非常敏感。只要轻轻一碰也痛彻心肺。现在宝怡在好的屁股涂口水,每一下动作都令她痛得要死。只能不断哀叫。宝怡当然不会理会,仍然继续她的动作。

这一切一切,全都让清元看见。原来他一早就在两姊妹的房间装了偷窥器和偷听器。他看着两姊妹的裸体,心里已经想到一个好主意。


???????女间谍姊妹(三)

翌日清晨,清元和两姊妹在酒店餐厅吃早餐。小月袅袅婷婷地走过来,完全不像昨晚又哭又叫的模样。宝怡仍然天真可爱,不似昨晚那个虐待狂。

清元道:「后日在香港会有一个间谍会议,你们有没有兴趣?」

小月道:「是做什么的?闷我可不会去。」

清元道:「听说日本军方研究到了一种高科技的武器,力量足以摧毁整个亚洲。中国特别召集亚洲的间谍,意图将这个武器的设计图和资料偷来。」

宝怡道:「中国政府自己不能循外交途径解决吗?」

清元笑道:「这些东西都是高度机密。日本政府对这个武器死口不认。
中国政府又没有具体证据,只有用间谍了。」

宝怡道:「窃取国家机密很大罪呀。你想我们去死?」

清元道:「没关系,我只是传话筒。你不喜欢可以不去。」

小月道:「有什么报酬?」

清元道:「不知道,详情会在会议中说。」

宝怡道:「你会参加行动?」

清元点点头,「我希望和你们一起进行这个任务。事成后,报酬方面,我占三成,你们占七成。」

小月放下咖啡杯,淡淡的道:「成交。」

夜晚十一时,香港,半岛酒店。

会议已经结束,宝怡和清元在总统套房中依偎着。宝怡道:「听完刚才的会议,才知道这次的任务这样危险。」

清元道:「你现在想洗手不干也可以。」

宝怡摇摇头:「我不是这个意思。陪着你,我什么都不怕。」

清元道:「那你又这样说?」

宝怡幽幽地道:「我们交往了四年了,今次任务这样艰险,不知能否活着回来。不如你要了我的身体,那……」说到此,已羞得不敢再说。

清元搂着她,端起她那羞红的脸颊,道:「你的心意,难道我还不知。待这次任务完成后,我们结婚,好不好?」

宝怡娇羞地笑,忸怩地点头。清元看着宝怡那白里透红的面孔,不自禁的将唇印下去。宝怡迎着他的唇,热烈地搂着他,吻着他。两条舌头在口腔交缠,互相品尝着对方的唾液。清元被她吻得火热,手也开始不规矩,慢慢地移到她的大腿。

宝怡低低的道:「姐姐快要回来了。我们快点吧。」

清元一边吻着她,一边摸索着她裤子的扣子。解开之后,一对光洁雪白的少女玉腿就呈现眼前,清元在她耳边道:「余下的,你除给我看。」

宝怡羞得满面通红,瞪了他一眼,也只有乖乖服从。宝怡脱了汗衫,白白的乳罩盖着一双肉球。清元细细打量,那里的皮肤更白,渗出一种香味,随着宝怡急促的呼吸,上下起伏,非常吸引人。宝怡被清元如此打量,羞得不敢抬起头,身上只有乳罩和内裤覆盖着最重要的部位。两只大腿紧张地交叉着,摩擦着,低声的道:「羞死人了,快点……」

清元将她抱到床上,将她那乳罩的扣子解开。宝怡的乳房并不是很大,一手恰可盈握。尖笋形的乳峰向天耸立,并没有因宝怡躺着而下垂。顶端两点腥红已经因刚才的羞耻感觉突起。清元用手捏着,轻轻搓揉,手指玩弄着两粒可爱的樱桃。宝怡初尝这种滋味,受不了刺激,舒服地呻吟着。

玩了一阵,清元又怎会放过宝怡的下阴。左手早已离开乳房,伸进宝怡的内裤里。宝怡只感到下体一阵舒畅,但又感到无比的羞耻。想忍住不叫,又受不了一波波的刺激。那种神情,最是可爱。

清元此时已经欲火焚身,匆匆脱去全身衣物,又扯脱宝怡的内裤。宝怡乍见清元的阳物,吃了一惊,闭上眼睛。清元抚着她的额头,笑道:「不要怕,你试试摸摸那东西,就不会怕了。」

宝怡才勉强睁开眼来,怀疑的问:「真的?」

清元笑着点点头,并牵着她的手到自己的阳具。

宝怡摸着那东西,烫烫的,但又很是舒服。宝怡用手套弄着,好奇地上下捋动。慢慢地,已克服了对阳物的恐惧,而且看着清元的表情,更玩得起劲。
清元被她上下套弄,舒服得差点射出来。他止住宝怡道:「停一停。我们做别的事,你这样弄,我会受不了的。」宝怡笑着点点头。

清元让宝怡躺在床上,慢慢分开她的大腿,仔细观察她的阴部。一些黑毛仅仅覆盖着肉缝。经过刚才的调情,阴户流出淫液,肉缝也紧张得一开一合。
清元抱紧她,下身与阴道口轻轻摩擦。宝怡那受得如此刺激,又开如淫叫。
清元开玩笑地作弄她,「现在都叫得那么大声,那一会儿,你会怎样?」
宝怡嗔道:「你很坏。」

清元道:「我要进去了。」

宝怡笑着点点头:「不过轻一点,人家是处女。」

清元将龟头慢慢塞进去。宝怡的阴道异常紧窄,紧紧地夹着清元的龟头。
清元突然狠狠一顶,宝怡感到撕裂的痛楚,哭叫道:「痛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停啊……轻一点……」清元并没有抽动,将阳具留在宝怡体内,待她适应痛楚,而且阳具被肉壁一夹一夹的,非常舒服。

清元道:「对不起,弄痛了你。」

宝怡满面泪痕的笑着摇头:「不……我受得了,你继续吧。」

清元点点头,开始慢慢地抽插。起初宝怡还有些痛楚,令她仍然雪雪呼痛。
不过之后,她慢慢感到快感,呼痛声亦转变为淫叫声。清元插了几百下后,宝怡感到一阵尿急,舒畅地叫了一声,肉壁不断抽搐,阴精狂喷而出。清元的龟头被阴精一烫,精关失守,全数射在她的阴道里。

清元拔出阳具,看见还有宝怡的处女血丝,宝怡的阴户也倒流出精液和处女血。

宝怡和清元做完爱后,相拥而睡。没多久,清元被一阵哭声惊醒,他转头一看,小月正满面泪痕地看着他。


女间谍姊妹(四)

清元看见小月满面泪痕,立即搂着她,问道:「小月,什么事了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」小月点点头。

清元怒道:「你说出来,我帮你出头。」小月哭得更厉害,突然一拳捶在清元心房:「那就是你呀。」

清元呆了一呆,不相信的道:「我没有伤害过你啊。」

小月道:「我……我一直爱着的是你,而你就偏偏和我妹妹上床。我……我好难受。」

清元愣着,不知怎样回答。

小月继续道:「上次我想着你自慰,被妹妹看见,还被她打了一顿屁股。」
她站起身,脱下裤子:「你看!」

清元看着小月的屁股红红的,和她白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对比,但又显得无限美丽。清元不自禁抚着小月。

小月满面羞红,嗫嚅道:「不要这样看,我会害羞的。」

清元将她抱在怀内,道:「你们两姊妹都是人间的极品。」

他脱去小月的上衣,淡黄色的胸罩盖着圆润丰满的乳房。由于小月早已脱了裤子,下身赤裸裸的,一丛黑毛盖着那道迷人的肉缝。两条洁白的大腿因羞耻一开一合,更是令人看得欲火焚身。

清元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怎受得起这诱惑?胯下的肉棒经过刚才和宝怡的一场大战后,又再硬起来。清元也不顾宝怡就睡在旁边,飞身扑向小月,迅速脱下身上衣物,和小月搂在一起。

小月搂着梦中情人,心中又觉得很对不起宝怡,但欲望比理智更重要。
她淫荡地回应着清元,两条大腿紧紧缠住清元的腰,双手圈着清元的颈项,丰满的乳房隔着胸罩在清元的胸部挨擦。下体早已流出淫水,将一片茂密的阴毛浸湿。

清元却好整以暇,准备慢慢享受这顿美食。仔先除下小月的胸罩。小月虽然也是处女,但乳房却比宝怡大。可能是多运动的关系吧。小月的肌肉有宝怡所没有的健美和弹性。清元摸下去,触感又岂是笔墨所能形容于万一?

清元搓着她的乳房,作圈状般揉着。小月的乳头迅速地变硬,呼吸也渐渐急促,胸脯上下起伏,非常动人。清元看着樱桃色的乳头,张口轻咬一下,小月不禁呼痛,哭叫:「痛,很痛……不要咬……」

清元立即撤口,关心的问:「你没事么?对不起。」

小月却嘟起小嘴,嗔道:「你为什么不继续咬不去?」清元呆着,想不到她会这样回答。

小月笑道:「我要罚你,我要罚你打我的屁股。」然后,小月居然很顺从的转过身,翘起屁股。清元开始时还不敢大力打,只轻轻打了一下,谁知小月已很夸张地「啊」了一声。清元受了刚才的呵责,也不理小月怎样可怜,而且清元渐渐被小月那些呼痛声弄得兴奋起来,看着小月那个淫荡的样子,清元的手也越来越大力,手和屁股发出的「啪啪」声充斥着房间。

小月慢慢觉得一阵舒畅,星眸半闭,呻吟道:「啊……大力点,我喜欢……爽死了……痛……痛……」身子一颤,竟达到高潮。

小月虽然已经高潮,但欲火才刚刚烧旺。她扭动着肥臀,娇声的喊道:「清元,我要你插插。」

清元像有心捉弄她,「插什么?插哪里?」小月这时已经有点神智不清,忘形地叫道:「插我的洞洞、插小月的阴道,还有屁眼。要大力插,小月最喜欢痛了。」

清元听着平时高贵的小月在此刻说出这些淫荡的话,份外刺激。他在小月面前也不用假装怜香惜玉,现在他只想像野兽般糟蹋小月,蹂躏小月。

他扶着自己那坚硬的肉棒,缓缓凑近她的洞口。小月不知廉耻地尽量分开双腿,淫水从她的淫户源源流出,显得非常淫秽。清元将肉棒塞进去,龟头碰到一块薄膜。他用力一顶,肉棒立时畅通无阻。

小月感觉到处女膜撕裂的痛楚,眼泪也流了出来,惨叫道:「痛……痛死我了……不要……很痛……啊啊……停……」

低清元又怎会停止,在她的阴道中狂抽猛插。肉棒触动处女膜的伤口,痛得更是厉害。小月不停地叫,而且越叫越大声。没多久,清元抵受不住小月那温暖的腔道,舒畅地朝她的子宫喷射。

清元将肉棒拔出来,上面还黏着一些血丝。肉棒经过射精后,虽然没有立时缩下去,但也稍为收敛了少许。清元抓着小月的头发,将她的头凑到肉棒跟前:「替我吹起他。」小月伸出小舌,在龟头上轻轻点了一下,然后慢慢将肉棒纳入口中,卖力地吸啜。清元的肉棒在她的口腔迅速长大。很快又重振雄风。

但小月没有清元示意,还是不敢停口,继续口舌服务。清元拔出阴茎,一巴掌掴在小月脸上,怒斥:「你这样努力吹干什么?你是不是想我在你口内射,让我不插你的洞?」

小月可怜的道:「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」

清元这时也陶醉在虐待狂的感觉,斥道:「还敢驳嘴?看来是要给一点惩罚了。」

清元将她的身子反转,令她屁股朝天,清元扶着肉棒,插进屁眼。这次比开苞时还要痛。小月刚静止的哭喊声又再向起。屁眼和阴道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屁眼没什么滋润,比起阴道,显得干涸多了,没有了淫水的滋润,女方感受到的会是天大的痛苦。这下直舂到小月屁眼流血,全身无力方止。清元又在屁股里射精。


??????女间谍姊妹(五)

清元自从上次一箭双,夺得了宝怡和小月的初夜后,和两姊妹又是出双入对。宝怡还不知道清元和小月有肉体关系,依然沉醉在和清元做爱的甜蜜回忆。
小月虽然喜欢清元,但那终究是自己的未来妹夫,只有暗自神伤。

三人在香港逗留了一日,又回到日本。在帝国酒店的总统套房中,三人开始整理现有的资料。根据中国间谍的资料,武器的设计图在东京的一幢商用大楼,但是详细资料就欠奉。宝怡利用互联网盗入日本政府的机密资料库,但是仍一无所获。

小月好奇地问:「如此重要的东西,为什么不放在政府的办公室中,而要放在私人地方?难道政府不怕被出卖吗?」

清元解释道:「将东西放在政府中,如被人找到,日本政府会很麻烦。
但放在私人地方,即使被发现,日本政府也可推个一干二净。政府既然会委托那个地方保管如此重要的东西,那么一定是和政府关系至深的企业。这样才可确保设计图的安全。」

宝怡兴奋地说:「那么只要查查有什么大型企业和政府有关系便可知道
设计图所在了。」

清元点点头:「事实上,很多日本官员都是和大企业有关系的。若只有这条线索,也颇费时间。」

小月道:「那么我们怎么办?」

清元笑道:「我们不去找,可以叫人家替我们找。只要将我们的目标发放给其他间谍。他们一定会去试,到时我们便知道哪个是我们的目标了。」

清元的计策果然有效,很多间谍纷纷向那些大企业打主意,有些学艺不精的间谍也被逮捕,这无疑是帮助清元等减少不少对手。清元他们既然想坐收渔人之利,当然不会陪那些间谍一起做危险活动,反而在新宿银座一带旅游购物。
小月有些忧虑的问清元:「万一被其他间谍捷足先登,我们岂不吃亏?」
清元搂着宝怡,漫不经心地答道:「这是没可能的。」

宝怡也奇怪起来,问:「你怎么如此肯定?」

清元神秘地笑笑,道:「天机不可泄漏。我们还是继续玩吧。」然后岔开话题:「那个手袋很不错,要去看看吗?」

同一时间,三菱企业总部。

一个紫衣少女提着电筒,正在企业的密室左寻右找,很焦急的样子。突然密室的灯光全开,一把娇滴滴的声音用日语笑道:「在找什么啦?陈小姐。」
紫衣少女身子微微一震,头也不回,反手一挥,一阵破风之声划过,然后立即跳起身,贴墙站着,凝视着来者。那个被袭击的少女对攻来的暗器夷然无惧,身子一幌,已欺近紫衣少女的面前,仍是一口流行日语,道:「姐姐下手未免太重了吧?」

紫衣少女看清来人,舒了一口气:「原来是宫本妹妹,吓死我了。」

那个叫「宫本妹妹」的少女一身黑色的忍者装束,只露出一双秀目。饶是如此,也可以从那双眼睛想像到她的美貌。宫本笑道:「姐姐找到了主人交代的东西没有?」

紫衣少女沮丧地摇摇头。宫本得意地笑笑,从怀中揣出一卷纸卷:「我一早找到了。」

这两个少女全都是清元的助手。清元虽然是顶尖的间谍,但武功却不是非常好,于是便有四个少女充当助手。这四个少女平时都只是普通的女子,依据她们平日的打扮,间谍界都给了她们一个雅号:紫仙女,蓝冰儿,红凤凰和黑天使。
虽然有这些外号,但间谍们都不知道她们的真正身份,因为根本没人见过她们办事。清元也视四人如秘密武器,亲如宝怡,也不知道四人和清元的关系。
紫衣少女叫佩盈。她的父亲是清元家庭的管家,自小和清元青梅竹马。
长大后,便成为清元的第一个助手,平时喜作紫衣打扮,加上她那如仙女般高贵的气质,为她嬴得「紫仙女」的称号。她的武器就是在一双手套。只要按动机关,手指便可以射出毒针。手套除了是武器外,更是高科技的产品,手背上的可折叠式的超薄萤光幕可以连上互联网,亦可以充当视像电话和传真机。手套的质料可防水防火,而且有吸盘功能,利于攀爬高处。

而那个作忍者打扮的少女叫宫本诗织,是伊贺的忍者,办事时爱穿上黑色的忍者装束,平时是一个办公室女郎。但她自幼已经受过严格的忍术训练,身手自是不凡。几年前,清元造访伊贺,她觉得做间谍刺激好玩,便跟着清元了。
她是清元最后一个助手,也是清元最宠爱的一个。由于她说话总是娇滴滴的,年龄又是最细,便被称为「黑天使」。

突然,密室的门倏然关上,室中传来一把广播的声音:「欢迎两位的光临。我们已经监察了两位很久了。」

佩盈意识到危险,正想有所行动时,又听到广播道:「这间房已有几门隐藏了的机关枪瞄准两位,希望两位不要轻举妄动。」

佩盈只得站在原地。广播继续道:「不妨跟你们说,宫本小姐手上的设计图根本就是假的。暂时只有屈就两位了。」

她们眼前的地板突然下陷,露出一个大洞,广播道:「请两位小姐跳下这个洞,放心,绝对安全的。」

佩盈和诗织肉在俎上,也知道反抗无益。佩盈暗暗用手套上的通讯装置通知清元,向诗织苦笑。佩盈望望那个洞,有点深不见底的感觉,但两人最后还是跳下去了。

出奇地,那个洞并不太深,两人没多久就到地,而且也没受伤。但是突然有阵烟雾吹来,佩盈和诗织意识感到一阵迷糊。

醒来时,两人感到全身一阵凉意。诗织甩甩头,看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,转头看看佩盈时,也是同一模样,不禁吓得尖叫起来,急急用手遮掩自己的身体。
佩盈也醒转过来,也吓得呆在当地。

广播传来一把笑声:「两位美丽的小姐,不用这么惊奇。看来你们对自己做过什么似乎都一无所知,没关系,我们提供了录影服务,请慢慢欣赏。」原本雪白的墙壁突然出现画面。

萤幕中的佩盈和诗织刚刚跌入这间密室,受烟雾的影响,两人都晕在地上。
但之后,两人慢慢爬起身,拥抱着对方,佩盈脱下诗织的面纱,主动吻着诗织。

镜头这时竟对她们来了一个大特写,清楚地看到两人口舌互缠,吻得难分难解,舌头之间还有一条唾液线缠着,非常淫靡。镜头下的诗织和佩盈看得羞姐双颊,正眼也不敢望对方。

镜头中的两人一场热吻过后,佩盈和诗织互相替对方宽衣解带。佩盈的一双椒乳在解除束缚后,立即弹出来。诗织年龄较少,当然比不上佩盈36寸豪乳,但小巧玲珑,亦自有可爱之处。两人的乳头互相研磨,两双乳房互相挤压。
佩盈淫笑道:「宫本妹妹的胸部真小。不过粉红色的乳头很可爱。」

诗织也淫荡的笑道:「姐姐喜欢就好。诗织磨得姐姐舒服吗?」佩盈满足地长叹一声。

目睹这一幕,两人都不禁不安地摸一摸自己的乳房,而且眼尾向对方的乳房瞟了一下,都觉羞愧异常。

最后两人连下身的内裤也脱掉,真真正正袒裎相见。佩盈下体的毛发有定期修剪,所以形成一个整齐的倒三角形;至于诗织,她一向认为阴毛不洁,于是将下身的阴毛刮光,两片粉红色的小肉缝一开一合的,很是诱人。

诗织竟然道:「姐姐的阴户很可爱,诗织帮你吻吻。」然后竟然跪在佩盈的面前,用口舔佩盈的阴户。她的双手也没闲着,一手捏胸,一手挖阴,极尽淫秽之能事。

佩盈淫叫道:「啊……宫本妹妹……啊……姐姐……舒服死了……」舔了一会儿,佩盈的阴户也流出淫水,诗织毫不嫌脏,全部喝光。

一向嫌脏的诗织看着自己竟然做出这些事,连耳根都红透了;自尊极强的佩盈看见自己如同娼妓般叫春,感觉当然也好不到哪里。

之后,诗织向佩盈道:「姐姐,诗织的阴户湿透了。姐姐的也很湿。诗织很想很想要。」佩盈也没有回答,将诗织按在地上,分开她的双腿,用自己的下身和诗织的阴户磨擦,佩盈的阴毛刺激着诗织那无毛的阴户,令诗织有些微痛的快感。

两人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,成为互磨的润滑剂。佩盈有些淫水流进了诗织的蜜穴中,有了淫水的润滑,两人磨得更加快速。佩盈还不断用手狂捏诗织那小巧的乳房,诗织狂叫:「啊……痛……我的乳房好痛……痛死了……我喜欢……姐姐不要停……磨死诗织了……呀呀……」

终于两人磨了大约十多分钟,佩盈很大力捏着诗织的乳房,显然是高潮将来了。佩盈好像有点语无伦次,只不断喃喃道:「我磨死你这个小淫妇,捏破你的乳房。」诗织也放开喉咙,大声淫叫。最后两人抽搐了一阵,阴户泄出阴精。
镜头拉近至两人的阴户接合处,淫水和着阴精汨汨流出,流过两人的大腿内侧,滴落地面。

诗织看到此淫猥的画面,突然立起身狂叫:「快停止,快停止!」

这时,画面也熄掉了,广播说:「两位的表演果然精采,想不到两位都是此道的高手,简直令我叹为观止。两位若嫌这些不够,以后陆续有来。而且,等你们的主人和你们另外两位姊妹一起来这里的时候,这出戏一定会更加精彩,说不定,宝怡和小月这两个美女间谍也会成为你们的一份子呢!」接着传来一阵淫笑声。

佩盈和诗织紧张得手心出汗,心里不禁有同一个愿望:「清元,快点来救我们……」

(完)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08-24更新.